欢迎来到 - pc实力大群 【接待11190677】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寂寞日记 >

“孤独经济”下的千亿宠物市场,有多少宠物“孤独”死去?

时间:2020-04-12 05:22 点击:
(图片来源于网络)文易不二来源螳螂财经(ID:TanglangFin)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们!尽管向朵朵在朋友圈发文忏悔,但她的猫却再也回不来了。25天!她留守在长沙的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们!”

尽管向朵朵在朋友圈发文忏悔,但她的猫却再也回不来了。

25天!她留守在长沙的两只猫,在独自生活25天之后,却被活活饿死在家里。而此时的她,仍被隔离在湖北恩施老家,解封遥遥无期。

“孤独经济”下的千亿宠物市场,有多少宠物“孤独”死去?

其实向朵朵在回老家之前,已经给两只猫预备了充足的水和10天的粮食,还放了三个猫砂盆,三个装满了猫砂的大纸箱,并拜托在长沙的朋友有时间去帮忙照看。

然而,随着疫情的发展,向朵朵的返程变得遥遥无期,等向朵朵联系上房东,经过好几天的苦苦哀求,发了红包,终于让房东答应帮她去看看家里的猫时,只看到了两具可怜的猫咪尸体。

而向朵朵两只猫咪的悲剧,并不是个例。

根据《2019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2019年全国城镇宠物犬猫数量达到9915万只,比2018年增长766万只;城镇宠物消费市场整体消费规模达到2024亿元,比2018年增长18.5%。

千亿宠物市场,又有多少宠物,在节假日期间,面临被留守被抛弃的命运?

诚然,2020年的春节,因为疫情肆虐,很多宠物主没办法及时返回照顾留守的宠物,导致很多小动物面临生存危机,这并非本意,但伤害已经发生。更有甚者,因为听信宠物携带病毒的谣言,残忍将它们遗弃,甚至杀害。

不管是特殊的疫情时期,还是日常生活中,繁荣的宠物市场下,看得见的、看不见的伤害一直在发生。“螳螂财经”忍不住想问一问,在“千亿宠物市场”如此繁荣的行业里,有多少宠物,生于孤独经济,却死于孤独?

“得知还需支付1000元寄养费后,他把我拉黑了”

李珞,37岁,宠物店店主

其实今年春节的寄养,本来在小年时候就已经预定满了,但因为有个老客户临时决定不回老家了,就多了一个空位。

然后正好有个小伙子找来寄养他的泰迪,初四回来接的时候付款,我也没多想,毕竟现在年轻人都喜欢养宠物,也舍得花钱,便答应了,只收了他200块定金。

“孤独经济”下的千亿宠物市场,有多少宠物“孤独”死去?

初四的时候他没有来接,我也没问,到初五的晚上了,我发信息给他,他说因为疫情的原因被困在镇上了,出不来,让我继续帮他寄养着,等他回来了他会一起结算费用,我依然答应了,也没让他先结钱。因为我有些老客户也是只交了定金,同样因为延期了回不来需要延长寄养,我还是比较信任他们的。

这期间,这个养泰迪的小伙子虽不像其他因为疫情耽误没来接到自家宠物的主人一样,每日早晚问情况看照片看视频,但我每天给他发泰迪的视频,他也会回我,还会说谢谢。

直到正月十四(2月7日),我刷朋友圈时看到他发了个回城的动态,便问他是不是要来接狗了,他开始说晚上来,还问我还差多少钱,我算了一下,一共20天,1200元,除开之前收的200块定金,他还需要支付我1000元。

其实他的泰迪从初四开始就没了粮食,考虑到小型犬食量不大,加上这么长时间的寄养,我就没收他后面10元/天的粮食费用。

但等我发价格发过去,他回了一句“我买这只狗才花了一百块......”我才知道事情不妙,再要说什么,发现已经被对方拉黑了。

“它是从21楼掉下来的,很可惜没有救活它”

罗海坤,52岁,小区保安

我是初五(1月29日)早上七点多巡逻的时候,在下水道上发现的这只猫。当时这可怜的小东西还没死,我就赶紧跑到宿舍拿了一件衣服包着它,去小区附近的宠物医院。

“孤独经济”下的千亿宠物市场,有多少宠物“孤独”死去?

其实因为疫情影响宠物医院没开门,只是当时一下有点慌没反应过来,不过我还是打了牌子上面的电话,看医生是不是就是小区的业主,。

打了好久才有人接,但医生离得太远,加上疫情也过不来。不过他是个好人,让我加了他微信,并让我拍照片给他看看,如果还有救就帮我联系在附近的医生。只是刚拍完照还没来得及发过去,这只可怜的猫就死了。

可能是这只猫命不好吧,我前面两天晚上巡逻的时候,就一直听到猫叫,一层一层走上去,发现可能是21楼西户业主家的猫,我们物业前台就打电话给业主,也确认了该业主家里有只留守的猫,虽然我们反映可能猫在家里有异常,但业主表示水和粮食都很充足,可能只是猫有点想念主人才叫的,而且业主还说家里装了监控,看到猫在家里睡觉。

没想到这才几天,就摔下来了。如果它掉下来的时候稍微偏一点,可能也还有救。太可惜了。

以前我们那里的人经常说,人要做三辈子的好事才能投胎做猫,现在看那些过年过节就被留在家里的猫,真希望它们下辈子还是别做猫了,至少别做城市里困在家里的猫。

“疫情发生后,没有人要的幼崽,就成了家里的负担”

杨丽丽,29岁,宠物救助者

那三只像哈士奇串串幼崽是初三(1月27日)早上,我去公园喂流浪狗时发现的,看上去有四五个月了。很可能是自己繁殖了要卖出去,然后疫情发生了,买家就不来接了。

其实这些小宠物,去新家最佳的月龄是三个月的样子,大了就没人要了。被抛弃的这几只都是品相没那么好的,卖不出去,又要吃家里的粮食,所以就难逃被抛弃的命运了。

我家里已经收留了三只流浪狗了,一只金毛、一只萨摩耶,还有一只雪纳瑞,加上自己原本就养了一只柯基,我已经快照顾不过来了,就没把那三只带回家,给它们在公园里搭了一个简易的窝,每天送两顿吃的。

“孤独经济”下的千亿宠物市场,有多少宠物“孤独”死去?

这个公园里有好几只流浪狗,还有一些流浪猫,我已经连续两年在这样喂养它们了,有些在狗这里流浪了一阵子就不见了,也不知道是走了还是被人捕杀了,但总是又会出现新的流浪狗。

那三只小狗崽的命运以后不知道会怎么样,我只能多喂养一天是一天。

养宠物的主力军,或是最没能力养的那群人

除了“螳螂财经”采访到的这几个案例,以及被其他媒体报道出来的案例,在其他看不见的地方,还有不少伤害仍在发生。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